一秒记【文学屋 www.hdldgs64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耳畔回响的,是听不懂的经文。

    如有成百上千人围绕在周围,大兴法事。

    温卿墨的四肢,从来不曾这样沉重。

    勉力动了一下,有铁链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是乌金五连环!

    他心中一声苦笑,两眼还未睁,便长叹一声,“凤三啊,我可是一向待你不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两眼迷茫睁开,便见自己置身于一个铁笼子中,笼外,一圈服饰颇为奇怪的人,有男有女,年纪各自不小,两手均结手印于前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打扮,倒是跟沈星子的雕魂师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“驱魔还是招魂啊?”他此情此景之下,还懒懒地贫嘴。

    方才只动了那一下,便知道,一身的魔功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,而这五连环,是无论如何不可能凭他现在的力道打开的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千阙拼死护着你,而你活着,还有一点用处,现在这笼中躺着的,应该是一具尸体!”

    凤乘鸾的声音,冰冷传来。

    温卿墨无力四顾,很快从两个奇装异服之人中间留出的空儿那儿,瞧见了她半个身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,终于有一天,我也能被人骗一回啊!”

    他拖着乌金五连环,勉力在笼中坐起来,暗暗盘膝调息,不由得心头一阵狂抽!

    内息空空荡荡,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一身的魔功,全都被废了!!!

    凤乘鸾面无表情,“你不用挣扎了,圣女已经找到了消解天火遗骸的魔性之法,这些太冲圣教的护法,精于驱魔施法。你体内的魔功,已经被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凤乘鸾!”温卿墨终于彻底暴躁了,狠狠撞向铁笼,两手抓了铁栏,腕上锁链,咣啷啷作响,“你骗我!我一番真心待你,你骗我——!”

    他从来没这么狠厉地与她吼过,从来没像现在这样,后悔没有第一次见了她,就将她做成一具玩偶!

    “你骗的人还少吗?如今被人骗一次,又何妨?”凤乘鸾从两位护法之间穿过,来到铁笼前,“你从多年前坑我二哥开始,前前后后,算计了我凤家多少次?我爹爹,若不是命大,是不是早该与十万凤家军惨死在守关山?”

    “我爹逃得性命,护送景元礼回京,途中遇袭,可是你精心策划?若不是我娘应变快,若不是葫芦山的弟兄仗义,我凤家可还能逃得过你的毒手?”

    “静初被绑,毁了一辈子,是不是你推波助澜?凤家庶子庶女的秘密,是不是你怂恿人揭开?景元熙弑君夺位,策动凤家军阀判断,取我父帅首级,是不是也是你在背后撑腰?你明明什么都没做,只要动动嘴皮子,就可以坏事做尽!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要江山,做南渊的太上皇,好,我凤家可以给你!可你为要掀起大疫,残害无辜百姓,你可知,到底有多少人,因为你一时兴起而惨死!”

    她两眼布满血丝,激愤质问,一字一句,恨不得将面前这人敲骨吸髓而后快!

    “凤三……,若不是我一而再,再而三地手下留情,你的阮君庭,早已不知死了多少次了,”温卿墨在铁栏后垂垂坐下,“我为你做过什么,你又知道多少?你不懂,你不懂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凤乘鸾暴怒,伸手穿过笼子,将他衣领抓住,把他的脸狠狠撞在铁栏上,“你留他性命,也是为了利用他,将他再次推向万劫不复之地!对,我是不懂!温卿墨,你本是异类,可早已受尽万众瞩目,多少人都像静初那样,倾慕你,仰视你,只要你想要,一切都唾手可得,可为何要用那么多残忍的手段,如狼入羊群,非要尸山血海,生灵涂炭!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!可我能得到吗!!!”她吼,温卿墨也咆哮,“你知道被人拴着细链,当成猴子在街头的卖艺的痛苦吗?你知道与猪狗关在一起,连一句人话都说不出口的痛苦吗?你尝过心甘情愿被人活活剥皮的滋味吗?你试过一身血肉浸在药水中,痛得一次又一次昏死过去,却一声不吭,只求能像普通人一样活着吗?你知道历经无数劫难,终于换了一副皮囊,却又要被一双双眼睛,日夜觊觎的恶心吗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是你滥杀无辜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死有余辜——!”温卿墨深蓝色的眼睛,一向看她温柔,从来没有过如此痛苦,如此暴虐的目光,“不过都是异类,就算杀光了又怎样!!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!”

    咣!凤乘鸾另一只手,狠狠捶在铁笼上,强行克制心头怒火,“没错,不过是个异类,杀了又如何!”

    她放开温卿墨的衣领,转身将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凤三……”温卿墨的声音,忽然又软了下来,软的楚楚可怜,如在太庸山顶,求她抱一下时那般。

    “凤三,可是,我对你,是真的。”他被乌金五连环坠着脖颈,垂着头,“我明明不相信你,还骗自己说,你这一次是真的愿意跟我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沧海太华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海太华并收藏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最新章节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